四月柳絮飞 五月槐花醇 六月槐花殇(外四章)

四月柳絮飞

四月的大地,盛载着五彩的梦幻,芳菲揽杯,浅酒浓醉。田野里正涌动着绿色的希望。村落间绽放着华彩的梦想,就连喧嚣的街道,也铺叙着落红的诗笺。人间不缺少繁华和隆重。相反,天空显得单调寂寥――等待一场自下而上的雪飞,一场浴风旋舞的絮语,一次素宣轻愁的张扬。于是……无数柳笛吹响了集结的号角,无数倒柳挥动碧绿的旌旄。轻盈、洁白的使者从笛口指端飞出,一路踩着风的肩膊上升、逆飞。没有一丝寒意,没有一点羞怯,没有半点媚俗。带着五彩泡泡中素洁的部分,长风飘羽,去远空寻梦,谱绘灵魂的乐章。

那些曼舞的精灵,告别枝头,飘向蓝空,作雪逆翔。让苍穹充满诗意和芬芳。有时你栖落我的长睫,无声无息,无拘无束,没有甜腻,只有清芬,没有诉求,只有淡定。有时你驻足我衣,没有沾湿,只有温存,没有企盼,只求无扰。有时你飞进我的衣领,毛茸茸地,暖融融地,仿佛雏鸟的羽绒,无心触碰我的痒处。有时你徜徉于地面,仿佛一群毛毛虫,慢慢地蠕动,重组,变成一堆堆雪球,在时光背影里滚动,滚动……有时敛翅于水面,像白色的小船儿,随波启航,驶向未知,驶向虚无,驶向莫名……我没有捕捉,也未曾拍却,更不敢踩踏,小心地绕步而过。或蹲在水畔,轻吹流水,让雪族的一支飘得更远……或者敛身静看你的空灵妩媚,以庄重的神情,守护一场晶莹的梦境。

让春天的雪域异族尽情绽放,让圣洁的灵魂余绪凌空曼舞。

愿你以风为媒,嫁给春天,愿你以梦为马,娶了晴空。 更愿你以春为使,搬来盛夏,请动金秋,邀约雪冬。让季节的诗集更厚重精美,更大气磅礴……

五月槐花醇

当繁花谢了春红,整个春天日渐消瘦下去。此时此刻,我的心灵也憔悴得让人见怜。

当夏天百无聊赖,粪“香”猖獗的时候,我无暇屏住呼吸,捂鼻掩口,拒绝来自田间地头的一缕缕“恩泽”。

于是在梦中,我曾为绿叶的奔跑助推――寻寻觅觅。终于,一串串晶莹欲滴,舍利般光洁的花絮在悄悄地催生。在绿叶的缝隙里探出半边明媚的笑脸,嫩黄泛绿的表情,看着让人伤感。也让人口内生津,却又不忍卒摘,一页页花瓣被风胡乱翻检,兀自飘零,让我更有了心碎的裂音。当一夜夏风百般抚慰之后,今朝,我真的在一棵槐树下酬了残梦……

五月,槐花在风里旅居。借蚀骨的浓香,借亮丽的玉容,把人的嗅觉擒获,把人的味觉征服。我怎样才不能被你的芳菲迷醉,而无视你的存在。可是几里之外就听到你鲜嫩的歌声,和歌声里青翠的翼动。使我无法说服身体里的铁,背叛你的磁性。

就像今夜,所有的词语都粘满你的体香,在牙缝里挤进挤出,打磨着夏日的翡翠。让笔下汹涌的诗行里,倾泻夺人的芳骨。

五月槐花熏,尘世一季醇。谁家锅里香,放逐槐花魂。

六月槐花殇

一树树槐花竞相向人间流翠吐芳,无论是穷山僻野,还是大街深巷,都被槐花酿造的浓香灌醉。来到户外,人们无法抵挡槐花蜜一样的侵袭或征讨,没有谁不败下阵来,嗅觉缴枪,味觉伏诛。无不发出“唔……真香……”的感叹。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浓香,这是一种令人蚀骨的醇香,这是一种令人沉醉的熏香。在这百花竞艳,繁花锦簇的春末夏初,人间本不缺少花香鸟鸣,但似这样醇厚浓烈,挑战人们感官极限的芳气佳味,该是槐花莫属了,这是我多年来的深刻体验,凡是身陷槐林或身居槐街的人们,必与我有同感而深信此言不虚。

于是有人大肆采摘,做成佳肴美味,来满足口腹之欲。我不想荼毒生灵,可终究挡不住槐花摄魂夺魄之诱惑,于是折几枝花繁的枝条权作留念。留念是假,摆室内囚香细品是真,搬自然美景回家心赏悦读是真。客厅一束,厨房一束,卫生间一束,整个室内槐花飘香,花香四溢,不亚于身居槐林。为了囿住这一室浓香,我命令家人不准开窗泄芳。就这样两天两夜来芳气袭人,如饮佳酿醇酒。第三天香味渐渐淡了。直至最终香消玉殒,我来到那几棵槐枝身边,发现叶子全蔫了,花朵干缩,花蕊成屑。我拿起来轻轻抖动,叶落成冢,花坠成骨。我轻轻抚摸枝头疮处,似有液体浸湿我指,我疑为槐枝的叶脓花血,不禁感到鼻子微微一酸。我再凑近鼻息,殊不知一股淡淡的槐香又一次跨过嗅觉,越过味觉,沁入心脾,直达骨髓,让我全体一震,心灵一颤,潸然泪奔――仿佛清晨的玉露从槐花的脸颊猝然滚落……鞠躬尽瘁,死而不已,这句典故如同一记彩虹伴随雷霆掠过我的脑际。如果这几枝仍长在树上,那么至今仍是绿肥红瘦,甚或是绿肥红不瘦。可如今绿在哪里,红又在哪里。是我给了槐花夭寿的折磨,是我的伪善酿成了人祸,竟可以五十步笑百步地宽恕自己不曾让槐花下锅,却竟连枝折下,以求一朝一夕之欢娱。

倘泉下花魂有知,请接受我的忏悔吧,面对满地残骸,我永无赎罪的机会了!

风铃

那些细切的叮咛,那些平淡的问候,那些渺远的思恋,那些至情的絮语,都在等过路的微风恩典。而五月槐花,自编自演的天籁,漫山遍野、自上而下倾泻绝世的芳华。白里渗绿、黄里隐白,唱着无调歌,写着无字诗。无风也拨动心弦,在富庶的枝头,叮铃铃地吟哦。大风时,你触碰灵魂的激唱,微风时,你响彻命运的低吟。真正的风铃真水无香,真正的槐花大音希声。满树繁花是春天馈赠五月的恋曲,一季芳醇是五月酬和春天的乐章。

槐花辞

一段静默的时光,绚烂枝头,芬芳人间。一串串青翠的光阴,绿叶间沉醉,向尘世勒索呼吸。一树树温婉的岁月,守候于刀丛剑阵,向勇者施以爱的针砭。隐逸山野的寒士,收藏起文韬武略,埋伏好雄心壮志,以待时变,向季节提交糖衣战书。分立道旁的御林军,全副武装,满腔碧血,随时准备拋出熏香的子弹。

本文来自特邀作者投稿,不代表三人行立场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若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:https://www.sanren.xin/158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