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、灯、火、殇、坠 (五章)

文/凤鸣回山

夜的远方,是更深的黑。黑的深处,有人用诗的磷石
敲出光的火花。一声声犬吠,叫醒黎明;一阵阵鸡唱,化解晨雾;一头头金猪,拱出太阳。
夜便退隐,多少暗的事物被掩盖过去。风揉皱河水,鸟擦亮嗓音,雨提速脚步,月踅近天边。等待,下一个轮回。

文/凤鸣回山

你永远躲在幕后。淘洗着光阴,用心点亮画布,上演无名英雄的传奇。把梯子递给稚嫩的脚步,让梦想不再遥远;用绿叶擎起百花的春天,让青春不再荒芜;用细雨诉诸沉睡的大地,让泥土散发诗意的芳菲;把和风送给明媚的草心,让碧绿的手掌击出生命的喝彩;让暗夜擦亮执着的目光,把黎明的星光照亮;让萤火虫点燃希望的翅膀,把微茫的信念放飞。
作茧自缚,为的是羽化重生,让更多的热转化成更加炫目的光;飞蛾扑火,为的是盗取火种,把更黑的暗遣散;洒泪成灰,为的是烛照灵魂,把更暗的夜雪化。
你也曾向往前台的光鲜,你也曾渴望被别人照亮,你也曾梦想嫁衣的垂青,但你更神往别人披上你的彩霞,在灿烂的春天,在火热的夏天,在丰美的秋天,在圣洁的冬天,光芒四射,豪情万丈!
于是,桃李芬芳时,你仍在后台,硕果累累时,你笑在风里。

文/凤鸣回山

这次又是火,颠覆黑暗又肇造黑暗的火;孕育光明又吞没天日的火;成就英雄又催生苦难的火。
那些在黑色的灰烬中,趔趄的词语,那些在赤色的烈焰中,蹒跚的诗句,用泪光照亮英魂——那些幼弱的,初生牛犊不怕虎的,还未成家做丈夫和父亲的,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,不知深浅不谙套路的火的天敌,浴火逆飞,终因寡不敌众,在你淫威和反扑中,折翅陷落。
三十条铁汉,化为铁水,鲜艳的血浆,染红了太阳的脸,让大凉山,数日高烧不退。三十个花季青春,三十个如火男儿,三十棵还未开枝散叶的劲松,在这个春风浩荡的春日,狭路遇火,挥就了生命的休止符。愿青山不老,逝者永安,生者坚强!天国里不会有爆炸,不会有火难,愿英雄一路安步,愿英灵归来仍是青春!

文/凤鸣回山

春色宜人,岁月静好。桃花开了好头,杏花不甘落后,柳条频频招手。我的诗也列队分行,等候灵感突发。
半空中一声巨响,这一响震碎了春暖花开的梦;这一响唤醒了,我诗里疼的部分。又一声春雷,滚过三月的头顶。让万物刚刚恢复的元气,在瑟瑟的战栗里簌簌殒落。
响水沉默了多年,那些金属的声部,从未敲响过我的耳鼓。可是今天,她响亮地哭了,撕心裂肺一般,浊泪混合着碧血,起溅上九霄,让白云失色,让太阳黯然。让我沉睡的诗句,突然跳了起来。七十多条生命,七十多个灵魂,一瞬间骨肉横飞刹那间魂归地府。他们和我非亲非故,可是我的笔坐立不安,非要写些卑微的文字——穿过冲天火光,穿透黑色云伞,迎着玻璃碎末,冲破血腥焦味,绕过惊天哭喊越过动地警笛,抵达于天嘉宜轻抚其每一寸伤痕;抵达于响水畔,倾听其每一句呻吟。参拜于逝者灵前,默拭去字里行间的泪痕;鞠躬于生者面前,轻弹去一平一仄的悲伤。
世间总是祸不单行,天津还未痊愈,响水又被重创,让这个多梦的春天,醒于何方?让这个年轻的季节,一夜成殇!

文/凤鸣回山

墙,推倒了,就变成了桥;桥,撞翻了,就变成了沟。
两个人隔墙对话,拆桥过河;一伙人隔岸观火,顺水推舟。
坠落时,背影顿感失重,江水忍痛接住,接住那些失控的事物。
一个人撒野,两个人斗殴;十三人看戏,一车人玩完。秋江瑟瑟,接住文明之轻。惊魂瞬间,大梦方觉——药太贵,命来赎
十五人葬身鱼腹,十五个人血馒头,浮出水面,只要不是装睡,稻草仍可打捞。
生活,再次教导我们:小不忍,则酿巨祸;退一步,则天地阔。

本文来自特邀作者投稿,不代表三人行立场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若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:https://www.sanren.xin/144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